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2013年囚徒从李某某案到薄熙来打虎秀图

2019-02-03 03:44:20

2013年囚徒:从李某某案到薄熙来打虎秀(图)

李某某,即便全国人可能都知道他的真名实姓,我们也不得不使用这样的称谓。毕竟,这是一起未成年人犯罪。可恰因为李某某身涉其中,案件所引发的围观热潮与舆论海啸此起彼伏。作为曾有“前科”的问题“星二代”,李某某以这样的方式再度进入公众视野,成为了一起时间上跨越2013年的公共事件。

7月22日,李某某的母亲梦鸽参加完庭前会议现身法庭之外,她的太阳伞并不能遮挡各路媒体的“长枪短炮”。

李某某等五人强奸案9月26日一审判决后,李某某及其法定代理人和同案人王某不服提出上诉。北京一中院于2013年10月11日依法立案受理,因该案部分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不满十八周岁,并且涉及个人隐私,北京一中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11月19日对该案进行了不公开开庭审理。

他们有的原本高高在上,功成名就,却在倏忽之间“滚落凡尘”,沦为阶下之囚;有的一直默默无闻,却因令人发指的罪行而粗暴地“闯进”公众的视野;有的青春年少,令人期待的未来即将在他们面前展开,一个错误的选择却令那未来戛然而止……他们在法庭之上的形象,成为我们的年度记忆。

李某某—“五人强奸案”

2013年2月19日,北京警方接到一女事主报警称,2月17日晚,她在海淀区一酒吧内与李某某等人喝酒后,被带至一宾馆内轮奸。2月21日,包括李某某在内的五人被公安机关抓获。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于7月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7月22日、8月20日两次召开庭前会议,并于8月28日、29日依法不公开开庭审理了这起案件。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2月17日5时50分许,五名被告人以殴打、恐吓方式强行带被害人杨某某到达位于海淀区的湖北大厦的酒店内,杨某某被李某某等人要求脱下衣服,其拒绝后遭李某某、王某等人扇打、踢踹并被强行脱光衣服。李某某、王某、魏某某(兄)、张某某、魏某某(弟)依次强行与杨某某发生性关系。后李某某、魏某某(兄)拿出人民币2000元给杨某某。7时30分许,五名被告人将杨某某带离湖北大厦,途中将杨某某放下。

法院认为,被告人李某某、王某、魏某某(兄)、张某某、魏某某(弟)违背妇女意志,共同使用暴力手段奸淫妇女,其行为均已构成强奸罪,且系二人以上轮奸,应予惩处。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某某、王某、魏某某(兄)、张某某、魏某某(弟)犯强奸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

法院认为,五名被告人共同对被害人实施轮奸,给被害人身心造成伤害,性质恶劣,社会危害性大。五名被告人均积极、直接对被害人实施了奸淫行为。因各被告人参与犯罪的程度确有区别,根据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法院综合考虑全案情况及各被告人具体犯罪情节,在量刑时酌予区分。鉴于除王某外的四名被告人犯罪时均系未成年在校学生,本着有利于未成年罪犯的教育和矫正原则,法院对该四人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

以强奸罪分别判处李某某有期徒刑10年;王某(成年人)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魏某某(兄)有期徒刑4年;张某某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魏某某(弟)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

11月27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李某某等人强奸案作出终审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这场从年初喧嚣到年底的漫长诉讼终于告一段落,而案件所引发的讨论和思考令所有人始料未及。名人子女教育、性工作者作为人的权利、未成年人犯罪如何量刑、舆论是否“绑架”了司法、如何不让权力“绑架”司法……许多原本关联不大的话题因为李某某案的关系而被放置在一起,并且在各个舆论领域引爆了当今中国社会所特有的诸多论战。

法庭的宣判白纸黑字,而事件所带来的影响却难于清晰描述。这个有些被过度娱乐化的案件如果能够为司法成熟和社会文明进步带来些许助力,也不失为一种价值。

(综合自新华社涂铭、中国、新京报、京华时报相关报道)[1][2][3]下一页6月26日,“盗车杀婴”犯罪嫌疑人周喜军。新华社周立权摄

翻拍的被害婴儿许皓博生前照片。新华社林宏摄

周喜军—“盗车杀婴案”

3月的长春,仍然一片冰天雪地,而一对年轻夫妇却不得不接受一个更加冷酷的事实。

2013年3月4日有着一个寒冷的早晨,许家林开车载着自己的儿子许皓博来到自家开的为家超市门口,因为担心室内太冷,许家林把小皓博放在了尚未熄火的车上,进屋生火取暖。十几分钟后,许家林发现车跟孩子都不见了。而这之后,他只找回了车和孩子的遗体。这件惨剧,习惯上被称为“盗车杀婴案”,它也成为了这个早春里国人冰冷的记忆。

5月27日上午,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审理被告人周喜军故意杀人、盗窃案,并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被告人周喜军死刑。

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3月4日6时40分,被告人周喜军来到“为家”超市,发现超市主人停放在门口的银灰色丰田RAV4越野轿车没有熄火,7时许,周喜军乘超市主人忙于卖货之机,将车盗走。

上车后,周喜军发现有婴儿在后排座上,仍驾车驶往公主岭市怀德镇方向。为防止被发现,他将车牌掰下,轮毂上的红布条解下置于车内。行驶中婴儿啼哭,周喜军遂停车用手掐住婴儿颈部致其昏迷,后婴儿苏醒再次啼哭,周喜军用布条勒婴儿颈部直至其死亡。8时20分左右,周喜军将婴儿埋于积雪中,后将车内女式挎包、婴儿衣物等抛至路旁沟内。

周喜军回家后,从家人及络得知公安机关在本省和邻省进行全力抓捕,也知道社会公众在自发寻找被盗车辆及婴儿,在无处可逃的情况下,于3月5日16时40分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法院对周喜军的判决如下:

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17098.5元。

宣判后,周喜军提出上诉。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法驳回上诉,全部维持原判。7月24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长春“盗车杀婴”案做出终审宣判,终审维持了一审对凶手周喜军的死刑判决。

杀死襁褓之中的孩子,为什么?

6月26日,“盗车杀婴”犯罪嫌疑人周喜军接受了新华社的采访。

:你什么时候发现车上有个孩子的,是否听到了广播在全省搜寻?

周喜军:开始我不知车上有孩子。开出不久,孩子突然哭了,这时我也一直在听广播,电台不断发布查找信息,播报丢失车辆特征及车内婴儿的消息。为避免被人发现,便停车将前后牌照掰下,并将轮毂上的红布条解下置于车内。

我知道警察和市民都在找我,孩子哭声特别大,我非常烦躁,不知怎么处理好,更不知怎么办。

:你为什么不把婴儿放下来,为何对孩子下毒手?

周喜军:我当时也想过把孩子放在路边,但由于天气很冷,路上全是大雪,过往车辆也很少,担心孩子会被冻死。

我也想过把孩子送到我姐家,她家比较偏僻,也有地方,得知不可行后,心情就更烦躁。

我知道不远处2公里左右有一家医院,我想把婴儿扔到医院附近,但婴儿哭得很严重,声音很大,我很急躁,先掐他,后用红布条勒他……

我大脑一片空白,很紧张,很害怕,“冲动”是魔鬼。(周喜军低下头,戴着手铐的两只手不断地搓着……)

我当时把孩子放下就好了,事就没这么大了。我很后悔,但没处去买后悔药。前一页[1][2][3]下一页:家人是怎么知道的?你为什么去自首?

周喜军:我把车扔下后,逃回长春,想租个房子躲一躲。当时我就骗我现在的妻子,说我看过有牢狱之灾。后来她和我妹妹从广播得知,案犯1米8左右,体貌特征非常像我,她们就联系我,追问我。

我后来知道被盗的车找到了,车上有我的指纹,我很担心。在妻子和妹妹的追问下,我承认了。他们劝我自首,我也深知在劫难逃,于是就去公安机关自首了。

3月5日当晚,当得知小皓博不幸遇害后,许家林的妻子邓振晶精神一下子就崩溃了。许家林的父亲5月10日去世,他因痛恨凶手作案手段残忍而死不瞑目。许家林11岁的女儿心里有阴影,不敢独自在家,睡觉至少要有两个人陪,白天都不敢上洗手间。许家林自己也得了病,被医生建议住院手术。

11月22日,经人民法院核准,长春“盗车杀婴”案罪犯周喜军在吉林省长春市被依法执行死刑。

事件发生的数月之间,除了表达对于周喜军的罪行排山倒海的愤怒之外,针对诸如“父母是否有失职”、“判死刑是否量刑过重”之类的话题也在不同舆论空间中展开着讨论。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对于长春“动员全市之力”的大搜救是否帮了“倒忙”的激辩,从周喜军接受采访的自述来看:从盗车到杀婴的一个多小时之中,所谓的“全市大动员”并未开始,他通过广播所了解的情况是否真的促成其令人发指的罪行,也许无人能够给出令所有人信服的答案。然而,对于这类易受伤害群体遭到劫持的案件,如何建立一套更加合理的处置机制,的确值得深思。

原标题: 2013年囚徒:从李某某案到薄熙来打虎秀(图)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

直流屏的作用
硬盘回收公司
冰醋酸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